<2018旅日>-Day3:在那群小小小小鹿旁-奈良

Author Avatar
xmoiduts 2月 02, 2019
  •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

——奈良公园,春日大社,若草山,东大寺,京都站前商业街;便利店、30个小时的每一天、地铁铃声

他山之石

从另一个角度旁观这场旅行,向东瀛︱日本游记•奈良NARA

乘车出发

经过前两天的游玩,先前购买的大阪周游卡或浪费(Day1)或充分利用(Day2),都完成了它的使命。接下来的三天,我们的旅程将由关西周游卡全程陪伴。

拎着行李,从住处一路地铁坐到难波,我们乘坐近铁急行列车出发,今天的第一站是近铁奈良

我们都知道奈良以鹿而闻名,但提到“奈良”二字,我最初的印象不是那里的小鹿,而是小学读物中的“奈良馒头”。

乘客并不多,我们很容易就找到了座位。列车从地下缓缓驶出,起先还是一派繁华,随着我们与市区渐行渐远,高架沿线的景观慢慢变得朴素。一些房屋隐隐呈现出疏于维护的景象。无论是光鲜还是破败,整体环境倒都称得上是“干净、整洁”,随手一拍,照片经得起回首时的挑剔。

03-01.jpg

(背后应该是生驹山)

从生驹山(?)体的隧道中穿过,片刻后,我们抵达了近铁奈良站台。想找行李寄存而不得。这时我惊讶地发现,本站配备了中文向导。从她简短而带有宝岛口音的回答中我们得知,出站后找到名为“金子”的店铺,即可解决眼前的行李问题。闪身出站,以不到1000円的价格将我们随身携带的两个拉杆箱放在了这里。

今天要打卡参观的景点全都在车站东边,步行上坡,片刻后抵达奈良公园。

奈良公园

03-02.jpg

奈良公园有着大片供人行走的草坪,从这里开始小鹿就多了起来,却不知是这片巨大的草坪引来了它们,还是人类不忍打扰这些生灵,为它们留下了一片草地。然而无论如何,我认为小鹿驻足于此,所图更多的不是青草,而是慕名而来的游人手里摇晃的鹿仙饼

03-03.jpg

鹿仙饼在奈良小鹿出没的地点均有销售,价格统一为150円一小叠。没什么滋味可我怎么知道这个,却依然成为了游人与鹿互动的不二之选。在食物经年累月的诱惑下,小鹿已经习惯了与人合影。大家都认为小鹿很可爱,可是一副人畜无害的外表下,它们的流氓习气却无从隐藏。

  • 其一,走在草坪要勤看脚下,这里到处都是黑色的五谷轮回之球,能制造出这些玩意的,除了鹿还能有谁;

  • 其二,当你手里的鹿仙饼发完后, 一定要双手摊开表示“真的没有了”,否则免不了被叼一身口水;

  • 其三,虽然它们会鞠躬讨食,但作为游人也不要捂着。鞠躬,代表“赶紧喂老子吃东西”。

03-04.jpg

玉瓣傲然。

春日大社

03-05.jpg

沿着人流向东,在某个十字路口处,一块石碑矗立在鹿路旁,上书“春日大社参道”六个大字。两侧放置了许多石制灯笼(?),想必是神社充值者的许愿之处。

03-07.jpg

鹿铃清脆。

03-12.jpg

眼前一处鸟居,春日大社已经抵达。时至今日(H30),春日大社已创立千二百五十年。

鸟居是分割俗世与圣域的大门,而参道是神仙行走的道路,为了不挡神明的路,穿越鸟居下方时应当避免行走在参道中央。

03-06.jpg

神社可以进行祈愿等活动,除了常规的祈愿场所外,加钱还可进入神社的较深处进行祈愿。我们对这件事不是特别感兴趣,只是一走一过,而已。

有关参拜的动作和‘手水所’的正确使用方式,这个视频给出了一系列很好的示范,请点击查看。

03-08.jpg

走出神社,附近的古木盘根错节,正如这里千百年的历史。随便找了个小木屋饱食一餐午饭,随后,我们一路向北,前往若草山。

03-10.jpg

03-09.jpg

03-11.jpg

若草山

03-15.jpg

进入若草山需要购买门票,成年人150円/人次,却是不贵。整片山地分为三段,因其形似斗笠,故也被称为“三笠山”。往昔,其因三笠山雪而被收录于在南都八景[^1]中,而今则以冬季的烧山/焰火活动而闻名。我们的出游时间见不到上述景象,索性抛开它们,只当是普通的一场徒步登山。

03-13.jpg

时值四月之初,小草稀稀拉拉地冒出了一点嫩芽,我们两人向着爬山步道径直登高。

03-14.jpg

03-16.jpg

此间的风儿甚大,甚至能吹得山鹰反向飞翔。它们在空中停留了许久,发现并不能向前,便不再自找没趣(亦或是有趣,而游人不知禽鸟之乐也)。

起初,工作人员告诉我们,向上攀登的行程大约40分钟,我们仗着年轻力盛不以为意,妄图以人力战胜自然规律。爬到一重目后,才发现自己的简单和幼稚。徐徐前进,在数次歇息后终于登顶三重目。这里同样散布着小鹿和……emm……拍婚纱照的夫妇?

其实这里有另一条公路,世上无难事,只要走捷径。

03-17.jpg

站在山顶,回首来时小小路,我看到的不是“香甜的空气”。今天的奈良笼罩在一层薄雾当中,这里是否同样蕴藏着霾呢?极目远眺,对面山顶插满了天线,翻过去应该就是今天的出发地大阪。稍事休息准备返回山下。

无论你走了多远,自以为攀登地多么卖力,永远会有那么个人等在你的必经之路上,向你兜售清水和鹿的食物。

离开若草山,我们沿路前往东大寺。登山消耗了我们太多的时间,这个景点进不去了。

03-18.jpg

你站在路旁画风景,路旁的人却用相机将你记录。

03-19.jpg

在外面转转,夕阳下的寺院精致入画。显然,寺院门前的水鸟并不知游人之乐。

03-20.jpg

沿着主路径直回返,饥肠辘辘中,在某个安全机关附近找到了一家7-11。钻进去叨口食吃,这里有一些奈良风格的精装食物江米片出售,为了上面的“奈良八景”封面,就算有点小贵也入手了一盒。

不知不觉中,今天的奈良之行已近尾声,回金子取行李,缓步来到了近铁奈良站。我们的目的地是——京都(站)!


前往京都

回到站厅,面对密密麻麻的路线我们又犯了愁。可是时间不等人。转眼间,站台上已经停好了一辆特快列车,我们却暗自发愁:手里的关西周游卡是不能乘坐这趟列车啊?列车员走了出来,我们拿着这张卡片,叽里咕噜地用手比划给他看。希望他能理解我们的意思。

经过与列车员的一番谜之交流后,我们竟然理解了他的意思:

不行,要买特急券。

赶紧上楼,在专卖特急券的自助机上交钱买票。顾不上“请不要冲进车厢”这样的提示,急急忙忙地跑上了车。地下几十米深处,列车缓缓发动,奔向我们的目的地。入夜的铁路沿线空无一人,只有无数的自动贩卖机矗立在屋檐下,等待着下一位顾客的光临。

列车驶入京都站大楼,下车后我们如无头苍蝇一般乱撞:出了近铁的地界后,面前是一条南北贯穿的人行通道。可左边新干线右边JR线的标牌,并不能让我们找到地铁的所在。往南,毫无头绪;往北,却直接走出了车站大楼[^2]。

下到PORTA地下商业街买点MUJI产品,几经折腾终于找到了地铁入口。乘坐乌丸线前往我们今天的住处——烏丸五条

安顿下来已过晚上九点,我们跑去对面的大国药妆店扫货,处理国内友情帮带的需求。其实我不是很懂药妆,只是照着单子去买罢了。

正扫货时,感觉身后突然有个妹子叫我,发出了“这个这个这个”的声音。转身一看,原来是这家大国的店员。具体的样貌已不可考,但娇小的外观下隐藏着一颗强势的内心。

一番沟通后才明白,原来这家店快要下班了。转念一想,要买的东西还有很多,想起什么东西先顺手买了再说,以后再走一路买一路即可。

出门发现,这里的飙车党也不少,深夜的烏丸通里,不少“骑士”飞驰而过,只留下一串轰鸣声。去宾馆旁的7-11随便买了盒饭,回去吃掉。

03-21.jpg

一夜无梦。


便利店

在一些发达的城市中,便利店真的是无处不在。以一个游人的眼光,我到这能直接说上名字的就有7-11、Lawson、全家这三家。不过,便利店的存在,不只是为了方便快节奏的霓虹人民,它们还有着其他的意义。

每家便利店的背后,都隐藏着一个农业巨头。作为旗下的连锁店铺,卖卖自家的农产品和深加工农产品,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吧。从种子到餐桌,从某种程度上实现了“农超对接”

便利店的产品实际上也是很贵的,如果是买水的话,可以去药妆店看看,每瓶能省下好几十円。

30小时的每一天

在霓虹旅行的途中,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标志:

03-22.jpg

“一天有25小时”,莫非这句话在日本是真的?

当然不……只是25小时,这个时段,是“30小时制”的一种应用。

震惊!霓虹人每天都有30个小时,而中国人只有24个,它们每天都比我们多出了很多时间。长此以往中或输!请转发告诉你身边的朋友,一次也可以!

诶多……其实大家拥有的时间并没有差异,在快节奏生活的这些地方,人们以早上6:00作为每天的起点,而夜幕降临后,翌日的0-6点则会被24:00-29:59占据,这种做法常见于跨夜修仙运行的行业。

近年来,国内某些地方也引入了这样的表示法。在Bilibili APP中,当用户开启“修仙模式”选项,则深夜动画的播出时间表也会按照30小时进行显示。

03-23.jpg

我们所下榻的宾馆提供马杀鸡服务,同样采用了这种时间表示法。

强力推荐这款枕头,瑞典本土版宜家的中枕,比国内小一号又扁很多,对折一下依然不能满足我的睡眠需要。如今编辑到这一篇游记,如果再给我一个机会,我一定会买上这样一个枕头!

—— 笔者,2019.2 于瑞典乌普萨拉如是写到。

03-24.jpg

地铁铃声

细节大概忘了,先咕再说,待我跟学长确认一下再编。

我一定会更新的咕咕咕


[^1]: 南都八景: 佐保川蛍、東大寺鐘、三笠山雪、春日野鹿、南円堂藤、猿沢池月、雲居坂雨、轟橋旅人
[^2]: 终点站为近铁京都站的近铁列车,会自西向东,从西侧驶入京都车站大楼,并最终停靠在2楼的站台上。当时我们将南北方向弄错了。